我们不需要鸟人们说教


 

本帖版权归原作者,其它媒体或网站转载请与e龙西祠胡同[http://www.xici.net]或原作者联系,并注明出处。转自:《黑客也是侠》

作者: 狙击 发表日期: 2001-05-06 02:05:54


5月,春暖,北京的天上有些乌云。
中美红黑客激战正酣,数百家网站纷纷落马。
本职分子(注)开始说话,指责红客行动的贴子也多了起来。
本职分子对于中国青年的态度,历来只有两种:怀疑与批评,其言论无非是一本正经的说教。特将本职分子的典型言论归纳如下:

①、理由不成立论:黑客行为属于在网络世界中进行破坏,正义的动机并不能成为理由;
②、黑客无用论:攻击网站、修改网页对敌人不能造成任何损害,无实质意义,浪费时间;
③、免费测试论:攻击网站无疑是在为美国人做免费的安全测试员,不但没有效果,甚至是间接帮助了人家。
④、引火烧身论:攻击美国人必然引来美国人的反击,我们没有人家先进,最后损失最大的是我们自己。
⑤、违法论:黑客行为是违法行为,不应提倡,应该禁止,反对利用爱国事件进行宣传。
……
潜台词就是:黑(红)客是不对的,中国不需要红客!
这就是中国的特色,总有人要教育你不要这样不要那样;无论干什么事,只要略微超出官方允许的范围,就会有一百个人站出来证明你这样做是不对的;到处都有充满先知般睿智的人,到处充斥着圆润油滑的词句,到处洋溢着经过算计的精明,到处密布着苦口婆心的劝说。

结果,有人老练了、有人成熟了、有人消沉了、有人上吊了…,
我幼稚、我浅薄、偏激,我不能忍受,我要反驳!

首先我想说明,凡是黑客,他们的智力大概不用怀疑。一个不够聪明的人可能会成为硕士博士、这个家那个家、这个长那个长,但他绝对不会成为一名黑客!一个智商发达而又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中长大的人,上述的这些粗浅道理不会不知道。讲起道理来,他们也会长篇大论,洋洋洒洒,上述结果稍有常识即可推断出来,作为技术专家,焉有不懂之理,你又何必在这里唠叨?好像天下只有你是清醒似的。

马克.吐温说:"戒烟嘛,是一件很容易的事--那玩艺儿我已经戒了几百回了。"
你应该明白,很多事是不能完全靠理智或者利害来度量的!

我们厌烦了,厌烦的不是你的道理,而是你的说教。由于厌烦你的说教,连你的道理也开始厌烦了。

有人这样形容红黑之战:两国矛盾就好比两家大人在明处吵架,黑客行为就象两家孩子在暗中互相对骂。这个形容当然是十分的准确和形象,但是我想问的是既然大人们有权吵架,孩子们凭什么就不能互相骂上两句?

的确,黑客行为是一种没有"正当"理由、没有"实际"意义的行为,可是祖国受了侮辱,我们的心头在滴血,我们的愤慨在胸中翻滚,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?为什么要把这口鸟气憋在心里?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美国佬:我恨你!没有正当理由也罢,没有实际意义也罢,别人欺负到头上的时候,剩下的只是本能的反应,哪里顾得上考虑那么多的理由和意义!话又说回来,除了搞搞黑客,他们还有什么别的选择?能吗?能游行示威吗?能在天安门广场上焚烧美国国旗吗?
韩国人为了抗议日本人修改教科书,又游行又抗议,自发的抵制日货,甚至有人跑到日本去绝食,我以前对韩国人是抱有敌意或者偏见的,可是现在开始佩服他们了。本职分子也许又会说:这样做有什么意义,抗议和游行能打倒军国主义分子吗?你们应该"踏踏实实地做些真正能超越日本人的事"!够了,难道因为不能打倒军国主义,所以就无动于衷,什么也不做吗?至少要让他们知道,中国不是软柿子,中国人民不是好惹的,中国人民尤其是青年对侵略行为感到无比的愤怒,把我们逼急了,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!美国人一直不敢过分得罪中国,他担心的是什么?是二炮那几杆导弹吗?是海军的那些潜艇吗?是多少亿的贸易额吗?非也非也,真正让美国人害怕的是中国民间蕴藏的巨大力量。对于沈国放、陈健之流"强烈抗议、严正交涉"的说词,美国人耳朵都听出了茧子,司空见惯,当然懒得放在心上,可是对于来自中国民间反美情绪,他们就不能这么轻松了。前几年有一本《中国可以说不》在世界上引起了轰动,让美国人大跌眼镜,他们原以为中国人尤其是中国青年都是亲美分子呢!这本书宣告了和平演变政策的破产,美国人感慨到:"中华帝国是无法和平演变的。"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,就是要告诉美国人:"中华帝国是也无法威胁的!"

本职分子在批评中国青年的时候,往往搬出苏东坡的理论:"夫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……在于能忍不能忍……"主张大家都学习韩信,不露声色忍了胯下之辱,将来伺机报复。(据我的考证,苏老先生乃是厚黑学的鼻祖,这篇《子房论》乃是厚黑学的澜殇,张子房在厚黑学中乃是厚脸皮学的第一人!)这套理论放到政治家身上自然是不错的,可是让我等普通小民也如法炮制,这个世界上的岳不群岂不是太多了些?黑客们当然都是些"匹夫",所做所为也无非是些"拔剑而起,以头撞地"的小动作,可是还有句名言:"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",一边教育他们要爱国,一边却不希望他们有所行动,难道只有等一个个都当上了国家主席,才能派出一个发言人向美国表示不满乎?

每当国家有难时,本职分子就会表态:"我要更加努力工作,把我国建设的更富强,让敌人不敢小看我们。"这话多少带有"化悲痛为力量"的意思,而且还变得非常流行,不信你看电视采访,十个有九个半是这么说的。我认为,这种"本职工作救国论"乃是最近几年最大的诡辩!从国家整体上讲,救国当然要靠实力、实力当然要靠建设、建设当然要靠全体公民的努力工作,但是这个逻辑放到个人身上并不成立。
对于个体而言,爱国和本职工作有必然的联系吗?
首先,爱国并不能成为做好本职工作的动力。我们知道,本职工作是一件长期的、繁琐的、甚至有些令人厌烦的事,工作的动力是利益、需要、爱好、无奈等等各种因素的综合体;爱国则是一种强烈的、突发的感情,一个长年叫喊爱国的人精神肯定有点问题。爱国和敬业属于两个不同的层面,爱国是人最基本的情感,属于本能的范畴,而敬业则是比较高级的情感,属于个人素质的范畴,爱国或许能成为某次运动的动力,但它绝对不能支撑着一个人一辈子的职业生涯,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本能使你可以和一个女人作爱,但是并不能使你爱她一生,这就是爱国与敬业的区别。据说现在有70%的青年不喜欢自己的工作,你能说有70%的青年不爱国乎?
其次,爱国与本职工作有没有关系,取决与你是干什么工作的。如果你是国家公务员(最好还是位领导)、解放军军官或者国有企业的职工等等,你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说"努力收税报效祖国"、"努力练武报效祖国"、"努力炼钢报效祖国",可是这些人毕竟是少数,大多数老百姓的本职工作和爱国实在是八杆子打不着,比如"引车卖浆"之流,要说:"努力摆摊报效祖国"、"努力擦车报效祖国"、"努力吆喝报效祖国"等等,就显得有些滑稽了。爱国并不是国家干部的专利,位卑不敢忘忧国,一味要求做好本职工作,岂不是伤害了他们的爱国感情?对于广大青年而言,本职工作与爱国更是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,有人在私营企业中工作,和国有企业你死我活的竞争;有人在外资企业中工作,每天为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外国人创造利润;有人在自己经营小本生意,挖空心思要逃点税或钻政策的空子;要求他们把爱国情感寄托在本职工作上,岂不是天大的笑话?
再次,黑客们做好本职工作了吗?现在摘录一段批评黑客的原话,以便奇文共赏:"我们目前缺乏的正是这种实际的作风,特别是齐心合力做实事的精神。红客们,不要在这些旁枝末节上浪费时间了。我希望中国对日本的贸易出现大数额的顺差,最好是网络技术、软硬件和游戏、卡通占很大的份额,这才是日本人真正惊慌的时候呢!"批评黑客们不务正业,是本职分子常见的手法。我真为本职分子感到悲哀,你老人家怎么就知道黑客们没有努力做实事,没有为中国"网络技术、软硬件和游戏、卡通"的发展而工作,没有为中国高科技的进步而贡献自己的力量?没有根据胡乱猜测,不讲事实乱扣帽子,是本职分子一贯作风。所谓黑客,说白了只是一种业余爱好,他们也和常人一样每天上班下班,在自己的岗位上勤奋工作,由于他们超群的智力,工作成就往往高于一般人,怎么能说他们不务正业呢?在业余时间里,大家可以聊天、看电视、踢球、跳舞、泡吧、卡拉OK等等,为什么就不能攻击美国网站来显示一下中国人的力量呢?这次攻击选择在五一长假期间,本职分子旅游的旅游、睡觉的睡觉、搓麻的搓麻、喝酒的喝酒,而中国红客们夜以继日的守在电脑旁,冒着被美国人反击的危险,还要自己掏腰包付电话费和网费,这是一种什么精神?你却在那里说些无关痛痒的风凉话,我就是再有教养,也忍不住要记祭出国骂!

至于免费测试论、违法论的理由简直不值一驳。照免费测试论的观点,红客们别攻击美国的站点,免得被人利用,最好来攻击国内的站点,把搜狐、新浪、网易一块黑掉,来给我们自己作免费测试。讲法律的朋友,我看你还是去和美国人讲法律吧,据说美国人是非常法制的,最好利用国际法、海洋法、这法那法这公约那公约把美国人说的哑口无言,乖乖的向中国道歉,承诺不再展开间谍行动,停止对台军售,把非法驻扎在韩国、日本基地撤回去……,到时候,我一定请你喝一壶!

 

不同意见:悲哀的"黑客大战"  

 


与我联系: , 欢迎到我的留言簿